新郎逃婚,原因竟是欠30萬泰銖的酒席錢,聲稱還愛對方,求原諒!

充滿儀式感的泰式浪漫婚禮,讓人賞心悅目!可最近在泰國竟發生一起新郎逃婚事件,新郎逃婚,讓新娘背負30萬泰銖的婚禮酒席錢,時候卻聲稱還愛著對方!女方因為男方的舉動心灰意冷,報警只為了讓男的來支付舉辦婚禮產生的費用!男方請求解釋,并希望得到女方的原諒!

自稱軍人的新郎公開表示,他雖然在婚禮上逃婚,讓新娘一個人接待客人并背負30萬泰銖的酒席錢,但是還愛著對方,將于5月11日見面澄清事情真相!

從接到投訴的案例來看,40歲的Namthip女士是巴真府卡賓布里工業園的一名工廠女工。 有一位自稱是軍人的男子,名叫erk或Chai一等軍士長,同時也是當地政治家的屬下。該男子以愛情的名義欺騙了Namthip 女士,經過5個多月的約會,在女方父母認定他是個好人后,并決定于2022年5月1日為他們舉辦婚禮。

在婚禮舉行當天,新娘和親戚們安排了隆重的婚禮現場,包括宗教儀式和含有飲料的中式餐桌50桌以宴請賓客;但婚禮當天,賓客陸續開始到達婚禮現場,新娘和親戚們只能勉強擠出微笑迎接客人,到了婚禮吉時馬上要舉行儀式了,新郎還沒出現,隨著時間的流逝,婚禮吉時也過了,也未見新郎,打電話去也沒人接聽,此時才知道自己被騙了,很傷心;但新娘還是強忍著難過一個人繼續接待賓客,直到婚禮結束也沒見新郎的人影。婚禮在沒有新郎的情況下舉辦完了,讓新娘很痛苦和心碎,但更重要的是此次婚禮讓家庭欠下接近30萬泰銖的債務,即使婚禮已經結束兩三天了,自稱是軍人的新郎還是沒有出現來負責這件事。

2022年5月5日,記者前往巴真府楠迪縣楠迪鎮班薩占6號住宅區,會見了Namthip女士;她仍然處于失落和沮喪的狀態;每次下班回來待在家里的時候,親戚們一直都在鼓勵她。

記者還發現,新娘家人還保留著證據;尤其是用來裝飾滴水禮現場的鮮花和新郎和新娘的名字背景墻;除此之外,房子前面的庭院里曾安排了迎接賓客的中式餐桌,現在仍有跡可循;這些都證明了真的有宴請賓客。之后,Namthip 女士還給記者看了婚禮中沒有新郎參加的照片,還有舉辦婚禮花的各種費用的賬單,總費用將近30萬泰銖,她和她的家人將必須去找錢來償還債務。

Namthip 女士用顫抖的聲音說她和她那自稱是一等軍士長的男友,從 21年12月開始約會;交往期間,他說他是一名一等軍士長級別的軍人,同時還是南迪鎮當地政治家的保鏢;通過穿衣和言行舉止,她相信自己的男朋友是真正的軍人并且是當地政治家的保鏢,也就沒有進一步的詢問。在一起的時候,他始終是一個性格很好的人,與父母和兄弟姐妹相處得很好,他幾乎每天都會在家里做飯并打理好一切。

Namthip女士說,在發生逃婚事件前,男的提到要結婚,因為她本人已經結過一次婚,所以告訴男方婚禮不用舉辦得太大,但男方說想把婚禮舉辦得大一點,因為自己是軍人還是當地政治家的保鏢,認識很多大人物,所以在婚禮上也沒有在多說什麼。從那以后,男方到女方家提親,女方家提了要20萬泰銖的彩禮和3泰銖的黃金,剛開始男方答應了并保證會在婚禮前湊到錢。

「最初,婚禮原定于 3 月 25 日舉行,但是由于新冠疫情大肆傳播不能舉行活動,因此推遲到5月1日,這是男方負責的,他還負責婚禮的鮮花布置、餐桌、音樂和飲料」。

Namthip女士說,到22年5月1日凌晨 2:00 左右舉行婚禮時,男人收拾好行李說是要回去父母和親戚那邊睡,他們在家的附近訂好了酒店。而新娘自己需要繼續化妝,就給了男方2萬泰銖,讓他去支付婚禮過程中的開銷;從那以后新娘就一直化妝到早上6:00,直到侄兒子過來說,婚禮現場要用的冰塊已經到了,需要支付給人家現金,于是打電話給男方讓他過來付錢并且過來化妝打扮,因為再過一個小時就要到婚禮誦經祈福環節了,男的說正在趕過來。

早上 7:00 左右,必須舉行誦經儀式了,于是又給男方打了電話,得到的回答是現在正因為彩禮的事和母親發生爭執;到7:00了,新郎必須在現場了,再打去電話已經無人接聽,所以她立刻想到,這個男人已經逃婚了。那個時候新娘很震驚也很傷心,但既然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,于是,她下定決心要出去舉行儀式,一個人給僧侶們布施,一個人接受誦經祝福,然后去迎接賓客,讓婚禮順利結束。婚禮結束后她努力試圖聯系上男方,但始終聯系不上。和家人商討以后,決定帶上所有證據去報案,并在南迪警察局錄了口供,希望找到該男子來負責舉辦婚禮產生的所有費用。

婚禮是宣告愛情的形式,但是因為彩禮等原因讓愛情面臨結束甚至遭遇欺騙的情況,卻是我們不愿看到的!40歲的Namthip女士再次相信愛情卻再次受傷害,希望男方能出面解決所有的事情。期望每一個被愛的女孩大家都要學會好好愛自己。愛情誠可貴,貴在真心,婚禮不在于形式,在于用心!希望女方經此一役能夠擦亮雙眼看清身邊人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