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歲留法女博士,不顧父勸阻「毅然出家」原因不為人知,41歲成方丈「繼承師父衣缽濟世」參透人生:活出自己

@新聞之家願將各類感人的人文故事分享給你!用文字記錄人生百態,用故事啟發生活感悟。我是編輯菠蘿蜜,陪你在忙碌的生活裡,找尋動人的溫暖。

2010年的某天,一名留法女博士在廣濟寺剃度出家。木魚聲聲,青絲紛落,她的心漸入澄明。「當大夫就是最好的菩薩心。」為了能讓她留在塵世,她的父親這樣勸她。可她只是眼睛低垂,什麼也不說。她為何出家,是感情受挫,還是……?沒有人知道原因,她到底經歷了什麼?

隨著時代的不斷發展,很多看破紅塵的知識份子,也選擇皈依佛門,也讓人們感到頗為震驚。畢竟在大家的印象當中,知識份子在社會當中,大都過著光鮮亮麗的生活,他們怎麼可能忍受得了青燈古卷。作為一位高級知識份子,養立也用自己的經歷,讓大家改變了這一看法。

因為出生于中醫世家的原因,所以養立在4歲的時候,就跟隨父親學習中醫。當她14歲的時候,也因為見慣了生死的原因,所以跟隨父親來到了寺廟當中皈依佛門。只是與普通的佛家弟子不同,養立只是在家裡修行。

憑藉自己的學識,養立也曾經留學法國,並取得了博士的學位。與著名方丈一誠長老結緣之後,養立也在38歲的時候選擇了出家。 在她41歲的時候,養立成功晉升為方丈,並為傳播佛法,做出了自己積極的貢獻。

一、養立的早期經歷

在1972年的時候,養立出生在陝西省西安市的一戶中醫世家裡面。因為養立的父親,是當地有名的中醫,所以在耳濡目染的情況之下,養立很快便對中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。 尤其是在她4歲的時候,養立就跟隨父親學習中醫,並在9歲的時候,就能夠給人看病了。

在養立讀國中的時候,小夥伴們都在天真爛漫的年齡裡,幻想著很多不切實際的事情。不過養立已經陷入了深深的迷茫當中,因為她見慣了生死。看到這樣的情況之後,養立的父親還特意將她帶到了寺廟當中,本想讓養立開開眼界。

讓養立的父親沒有想到的是,她居然選擇了皈依,並在本煥長老的主持之下,有了自己的法號養立。回到家中之後,養立也將佛門清修的事情,全部保留了下來。每天早上的時候,養立也會打坐,並堅持吃素齋。也正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,養立才能讓自己的心情靜下來。

二、選擇出家

在讀書的時候,養立也非常認真,並最終以優異的成績,考入了一家中醫學校。在大學的4年時光裡,養立一直孜孜不倦地學習,並最終獲得了公派出國留學的機會。 在2003年的時候, 立在法國取得了博士學位,並在學成歸國之後,來到了北京的一家醫院裡面工作。

過了幾年之後,中國佛教協會會長一誠長老,也曾經來到了養立所在的醫院,治療自己的頸椎病。 也正是這次不經意的會面,讓養立和一誠長老結下了不解之緣。在養立的心目當中,雖然一誠長老是一個病人,但是他的眼神卻非常安詳,仿佛就是一尊佛像。

也正是受到了一誠長老的影響,養立在之後的時間裡面,一直與一誠長老保持著聯繫。 在潛移默化的影響之下,養立與佛更加親近了,並最終決定出家。經過幾個月的考察之後,一誠長老最終決定為養立剃度。當養立頭上的青絲紛紛掉落之後,她也正式成為了一名佛家弟子。

三、重振寶積寺的禪風

在養立的心目當中,她也想著一直能夠陪在一誠長老的身邊。但是讓大家沒有想到的是,一誠長老的師弟聖一長老,有一天也來到了這裡,希望養立能夠去寶積寺。 那裡不僅是中國佛教禪宗五大派系之一,而且也急需養立這樣的人才來發揚禪法。

雖然在聖一長老看來,養立無論是在人品方面,或者是在學識方面,都是最合適的人選,但是養立卻不願意離開這裡,去寶積寺發展。看到這樣的情況之後,一誠長老並沒有勉強她,而是向她講述了向佛之心。也正是在師傅的開導下,養立終於明白了自己的自私。

為了恢復祖師的道場,養立決定繼承一誠長老的衣缽,來到寶積寺發展。到了這裡之後,養立在修行的路上也曾經有過迷茫,但是她仍然憑藉自己堅強的毅力,勇敢的堅持了下來。 並在第3年的時候,成功升座為方丈。這對於養立來說,也是一件非常欣喜的事情,她終於可以施展自己的抱負了。

四、堅持修行

在每天淩晨三點四十五的時候,寶積寺的鐘聲就會像往常一樣,劃破夜空的寧靜。對於每一位僧尼來說,這也意味著她們該上早課了。當她們來到佛堂的時候,就會看到養立,已經神清氣爽地站在那裡了。

雖然在養立小的時候,她並沒有做過農活,但是她始終將農禪作為修行的法門,並堅持親力親為。尤其是在每年的春天,養立總會帶著僧尼們一起,來到田間插秧。而秋天到來的時候,養立也會和大家一起收割水稻,她的動作非常嫺熟,完全不像是一位女博士。

雖然寶積寺的香火不斷,每年都會有大量的善男信女來到這裡,為寶積寺捐贈一些功德。不過在每年端午節的時候,養立也會帶領寺中的僧尼們,來到附近的村莊乞食。 因為在養立看來,作為佛教的傳統,這同樣是一種修行的法門。

「文禪並重」,不但可提升僧人的藝術文化修養,還可繼承中華優秀的傳統文化,為未來傳承、弘揚禪宗文化培養人才。為達到這個目的,寶積寺一方面創建中國第一家以宗派命名的佛學院——曹洞佛學院,在佛學院開設了佛教藝術專業。

另一方面,從日用角度出發,將禪宗文化融入到群眾喜聞樂見的文創產品中,比如書畫作品,瓷器、日常使用的日誌本、佛像藝術檯曆等。但把曹洞禪法一舉推向世界的,應該是2017年7月9日至12日,寶積寺舉行的「首屆中國曹洞宗禪學國際研討會」。

那幾天,來自中國、日本、韓國、斯里蘭卡等國家和地區的專家學者、代表近200人共襄盛會,此舉不但將曹洞宗祖庭寶積寺重新推向世界,也吸引了全世界的曹洞宗信眾前往寶積寺朝聖。寶積寺終於重興,養立站在石階之上,看著往來的僧眾,看著寺廟東側那棵本寂禪師親自栽種的銀杏樹,在經歷枯萎,一誠長老發願:「若有一天這棵古樹能重新長出葉子煥發生機,就是寶積寺重興之時」後,隨著寶積寺的重興重新枝繁葉茂,長出新枝。

今天的故事就到這裡,想看更多文章?歡迎關注粉絲團 @新聞之家(點擊藍色字體即可進入),願你看淡世事滄桑,內心依舊安然無恙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