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歲男子1100萬賣掉「北京學區房」,到泰國買「豪華別墅」,網友:真的值得嗎?

我是老楊@老楊的泰國陪讀生活,86年北京人。2008年,我大學沒畢業就開始倒騰二手房子,曾見識過北京房價一周漲十幾萬。

畢業后,我辭去穩定的工作先后跑到美國、泰國投資房產,增長了不少見識。女兒出生后,為了不讓她學習壓力太大。 31歲,在眾人唏噓中我賣掉北京學區房,帶孩子去泰國讀書。如今,3年過去了,仍有人對我賣掉學區房感到惋惜。

對于我的選擇,有人理解,有人不解,但我覺得無論在哪里,做一個心地善良的人,過快樂健康的生活,才是正解。

(我們一家三口)

我全家都在電力系統上班,后來我爸出來自己做電力工程。小時候爸媽工作比較忙,就把我送到姥姥家。

姥姥姥爺對我十分疼愛,小時候的我比較淘氣,他們也不特別管束我。我從小就沒有別的小朋友「長大要開飛機,要當科學家」那樣的雄心壯志, 我的愛好說起來有點「沒出息」,就愛倒騰個做飯。可姥姥怕不安全,根本不讓我動手。

有一次我趁他們不在家,琢磨起做面包來。我搞了一盆面粉,又從冰箱里拿了幾顆雞蛋,煞有介事地把原材料準備好了。

那會兒又沒有烤箱,我就把面放進炒鍋里,把火打開加熱,結果火候沒把握好,把鍋給燒糊了。為了銷毀「罪證」,我索性把鍋啊,盆啊都給扔了。

姥姥回來打算做飯,鍋卻找不著了,她拉過我來審問。我那會兒小,「反偵察」能力還不夠強,沒兩下子就招了,挨了姥姥一頓揍,乖乖地把鍋盆都撿回來了。

(現在的我依然喜歡做飯,這是我給閨女煎的牛排)

我6歲該上小學了。媽媽把我接回家,從此開始了「暗無天日」的生活。她對我學習管得特嚴,但是偏偏我的成績一般。 我媽就給我請了家教,把我活活整成了一個學習機器,也沒見我的成績有什麼起色。

小學快畢業時,爸媽開始焦慮了,擔心我上了國中成績會跟不上。那會兒正好有一家私立學校做招生宣傳,私立學校還是一個新生事物,也沒有親朋好友家孩子上私立中學的先例,也就無從打聽了解。但他們的宣傳讓 爸媽動了心,就把我送進了這所私立學校。

沒想到事情以后的發展與他們的初衷完全背道而馳。這是一所寄宿制學校,我一下子脫離了爸媽的管制,就開始完全 放飛自我,心思越發不在學習上了,也是那時候染上了許多壞毛病。

(現在的我,每天都動力滿滿)

雖然成績不盡如人意,但這三年在我記憶中卻是一段十分美好的時光。當時的私立學校收費不菲,三年下來得十好幾萬。能上這所學校的同學大多非富即貴,但那時候的孩子思想單純,根本沒有這些貧富地位的概念。

我們之間結下了純真的友誼,直到現在,與我關系親厚的,依然是那幫子兄弟。

三年國中父母發現我在私立學校并沒有取得他們預期的成績,于是高中又把我送進了海淀區一所公立學校。只是這時候的我,已經自由慣了,不服管了,高中三年依然成績平平。 2004年,我大學聯考只考上了北京一所很普通的大學。

(泰國的沙美島真的好美)

我一直都是個普通孩子,直到上大學,都沒有什麼值得記錄的「豐功偉績」,但少年心性總是不甘平庸的。 2008年,在即將畢業的時候,我開始倒騰起了二手房買賣。

08、09年正是房產市場的爆發期, 我曾親眼見過一套房子一周漲了十幾萬,那一年我凈賺了50萬。在當年創業環境還不是很好的情況下,一個學生一年凈賺50萬的情況還是不多的。

我就開始飄了,請朋友吃喝玩樂,大肆揮霍。 一年功夫賺得50萬全花光了,還欠了十幾萬。后來還是我爸替我兜的底。

其實我還蠻感激這段大起大落的經歷, 人在年輕的時候摔幾個跟頭未必是壞事,它能警醒我們更加穩妥地走好以后的路。

(我在泰國的居住環境)

也正因此, 大學畢業以后我聽從家人的意見,到供電系統上班了。體制內的工作安安穩穩,許多人都羨慕,但我骨子里就是一個愛闖蕩的人,很不適應這種朝九晚五的生活。

這時,一個遠在美國的朋友邀我一起做美國別墅房產這一塊。當時國內有很多人投資美國房產,我覺得大有市場,就不顧家人反對辭了職,全副精力和朋友一起創業了。

創業總是艱難的。資金緊張,還要租辦公室,雇員工,再怎麼節省,都得要一大筆投入。很多事熬過最艱難的那一段,接下來的路就好走了。 2015年一年我們公司賣出去80多套別墅,總銷售額大約2000多萬美金。

到了2017年,朋友在美國開發的別墅賣完了,他繼續在美國做房產。而我覺得美國有點遠了,開始開拓東南亞房產市場。

在泰國開發房產的過程中,我覺得泰國風景優美,氣候宜人,很宜居,就動了到泰國發展的念頭。本來只是一閃而過的念頭,不久老婆懷了孕,我就很認真地謀劃這件事情。

(我女兒剛出生時的樣子)

那時候,我們國家還沒有出台雙減政策,常聽身邊的朋友抱怨國內的孩子特別累,學校內卷嚴重,周末還要輾轉奔波于各個補習班。孩子身心疲憊,家長更是心力交瘁。

以前沒孩子,聽了沒啥感受,現在就要當爸爸了,又聯想到我小時候的經歷,一下子就理解了朋友的苦惱。心里暗暗想,我不想給孩子那麼大的壓力。 童年本應是最無憂無慮的,我不能打著「為孩子好」的幌子,剝奪她童年的自由與快樂。

2018年,我女兒出生了。看著那個軟軟糯糯的小天使,初為人父的喜悅化作淚水在臉上肆意長流。都說孩子還是自己帶著好,但我和老婆都挺忙的, 按原計劃,孩子先讓我媽給我們帶一年,然后再做打算。

可計劃趕不上變化。 就在女兒出生的同一天,我姥爺突發中風送去了ICU。一邊是我新生的寶貝,一邊是從小疼愛我的姥爺。

一天時間里我經歷了大喜大悲兩種極致的情感體驗。真正體會到了弘一法師臨終前留下的「悲欣交集」這四個字的深刻涵義。

(我和女兒的日常生活)

我媽從那天起一直到現在都在照顧姥爺,我和老婆商量,只能讓老婆辭職回家帶娃了。而我在國內泰國兩邊跑很不方便,這時我移居泰國的念頭越發強烈了。

我把這件事拿出來和全家商量,家人也都沒有什麼異議。畢竟泰國到北京,不過四個半小時的航程,這和國內的兩個城市之間沒什麼區別。

雙方老人身體康健,暫時沒有什麼后顧之憂。我現在的生意在泰國,老婆孩子過去了,相互照顧起來確實方便很多。

唯一存在分歧的是我在北京西城區的一套學區房。這套房子是爸媽01年買的,后來我要結婚了,他們又買了一套帶院子的房子,就把這套房子過戶到我名下了。以我的意思,把它賣掉,但爸媽不同意,建議我租出去。

(女兒在沙灘上嬉戲,這樣人與動物和諧共處的畫面真的好溫馨)

我給他們細細算了一筆賬,這套房子租出去的話,一個月房租大概是1萬,一年不過十來萬。而 賣出去的話大概能賣個1000萬,這筆錢放在銀行里,一年的利息就有幾十萬。

并且,以我這些年房產的經驗判斷,北京的房價已經達到了最高值,留著也沒什麼意義。爸媽見我分析得一清二楚,也就不再反對了。

2019年,我將北京的房子賣了1100萬,存進了銀行。帶著老婆女兒來到了泰國,我們沒有選擇曼谷而是選擇了芭提雅。

曼谷人多車多,不是我想要的環境,而芭提雅是著名的海景度假勝地,這里的海濱有長達十幾公里的海灘,天藍水綠、沙白如銀。傍晚來這里小憩一下,只覺神清氣爽,一天的疲憊一掃而空。

(我跑完步稍做休息)

我們在芭提雅 花了300多萬購買了一套500平的平層別墅安頓下來。我小時候愛做飯的愛好終于有了用武之地,從女兒六個月吃輔食開始,我就變著花樣給她做吃的。每天一有空閑就帶著她在戶外呼吸新鮮空氣,與大自然親密接觸。

點點滴滴的付出也換來點點滴滴的感動。如果她太淘氣了,我也會訓斥她,她一看見我臉色不對就馬上過來道歉,哄我開心。人生至樂,莫過如此!

女兒3歲上了芭提雅這邊的國際學校,費用也不是特別高。 對于女兒教育這件事,我一直是這麼覺得,只要她能成長為一個心地善良、三觀正確、有良好教養的人就行了。我沒有一定要她把書讀得多好,長大了上名校之類的要求。

(曾經的我,體重一度飚到210斤)

這之前給女兒聯系學校的時候,有一段頗有趣的經歷。就是我看見別的外國爸爸都很健壯,一看就是自律健身的結果。而反觀我, 這幾年忙于應酬,胡吃海喝,生生把自己糟蹋成了一個210斤的大胖子。

這一對比大大激發了我的民族自尊心。人家外國爸爸能做到的事情,我這個中國爸爸為什麼就做不到?

說到做到,為了不給閨女丟臉,我開始運動健身。在泰國健身很方便,首先這里的生活節奏很慢,有充裕的時間運動。另外不需要刻意去健身房,每天下班在海邊跑一跑,完全沒有那種逼自己運動的疲累和痛苦,反倒是一種享受。

這樣差不多半年, 我就從210斤減到了140斤,之前困擾我的高血脂、脂肪肝、哮喘等毛病統統不見了。我又趁勢把抽了將近20年的煙給戒掉了。

有了女兒,我更加意識到健康的重要,愿望樸素又簡單,就想健健康康的,多陪孩子一些年。

(通過運動健身,我半年時間從210斤減到140斤)

泰國生活雖然安逸,但我也時刻提醒自己,為了給家人更好的生活,絕對不能躺平。我在泰國一直做房產這一塊,另外還開了一家汽車租賃公司兼做旅游。

疫情爆發之后,我的汽車租賃和旅游這一塊的業務基本上就停擺了。當時有很多人低價拋售房子回國,我瞅準了商機,入手了一套,稍做裝修改造再賣出去,還真賺到了錢。于是我又接著買進賣出,一年凈賺了好幾十萬。

在疫情朝不保夕的情況下,我還能賺到錢,憑借的不僅是運氣,還有我這些年練就的洞察市場形勢的眼光。

其實我們中國人無論在哪,生存能力都挺強。因為中華幾千年的優秀傳統在 每個中國人身上打下了深刻的烙印:刻苦、勤奮、愛動腦筋,這幾乎是海外華人身上的標簽。

在泰國的華人,多數從事房產、飲食、旅游、服務類等行業,而且憑著吃苦耐勞的精神,多數都做得不錯。

(我和女兒在戶外)

「老吾老,以及人之老;幼吾幼,以及人之幼」,可能因為自己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紀,我對老人和孩子這兩個群體很關注。

有一次出去游玩,偶爾見到泰國一些村落低矮的茅草棚里擠著老人和孩子。 這些孩子多是被遺棄的孤兒,被好心的村民收留了。

泰國是佛教國家,對女性合法墮胎的要求很嚴苛,這就導致了大量被遺棄的孤兒。這樣的家庭多是靠拾荒和打零工維持生計,艱難程度可以想見。

那天回來,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。我決定盡自己的綿薄之力幫助他們,于是我聯系到了當地華人教會的工作人員,去超市 購買了雞蛋、牛奶等物資,在工作人員的陪同下,把物資分發給他們。

他們在領取物資的時候,還做禱告為我祈福。我做的事情雖然微小,卻能切切實實幫助到他人,我為此深感欣慰。

善小常為,終成大德。我會把這項公益繼續做下去,并且會發動我的華人朋友加入進來。

(女兒一天中的大半時間都在戶外玩耍)

不知不覺,我在泰國定居已經三年了。 時至今日,依然有人為我賣掉北京炙手可熱的學區房感到惋惜。但是我在這里收獲了健康、自律,和寶貴的親子時光,比起這些,一套學區房又算什麼呢?

還有就是我國內的父母,從始至終,我都把他們考慮在我的人生規劃里。其實在疫情爆發前, 我們經常回去看望他們,曼谷去北京的航班一周能有幾十趟,真的不要太方便。

而且,這些年都是我們自己帶孩子,父母辛苦了一輩子,沒理由再讓他們替你完成你需要完成的責任。 現在我媽主要就是照顧我姥爺,閑了還給自己報了一個鋼琴班。我爸呢,沒事就遛個彎,和別的老頭喝個小酒。生活悠閑自在。

北京一到冬天天氣就特別冷,我會接他們來泰國度假,他們也很喜歡這里宜人的氣候和環境。至于未來會不會在這里養老,看他們的意愿。

(牽著女兒的手在海灘漫步)

人貴自知,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人,對生活沒有太高的期待。在我眼里, 生活不過是晨起暮落,日子不過是柴米油鹽,健康地活著,開心地笑著,適度地忙著,平平淡淡才是真。

出國定居真沒有那麼復雜,人生百態,我不過是換了條賽道奔赴我心中的星辰大海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