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生吞兔子,獵殺海狗,攜帶超級細菌的獵手海鷗,竟是拜人類所賜

生吞兔子,獵殺海狗,攜帶超級細菌的獵手海鷗,竟是拜人類所賜
2022/12/01
2022/12/01

印象中潔白可愛、環繞輪船飛行的海鷗, 如今竟成了生吞兔子、獵殺海狗的「惡魔」!

最近,有人在南半球的馬爾維納斯群島, 拍到了成群海鷗在瘋狂啄食海狗幼崽的場景。它們趁海狗媽媽離開捕食的契機, 用尖嘴迅速啄瞎海狗寶寶的眼睛,手段極其殘忍!就連幾斤重的兔子, 海鷗也是一口一個,直接生吞!

是什麼導致海鷗基因突變般的變異?

科學家在長期的研究中, 發現了海鷗體內攜帶的超級細菌。但繼續追根溯源, 罪魁禍首竟是另有他人?

從潔白形象化身「殘忍獵手」

「海鷗,海鷗,我們的朋友,它是我們的好朋友……」

提到海鷗,你腦海里浮現的是這首耳熟能詳的兒歌, 還是一只只潔白友好的鳥兒,追逐輪船環繞飛行。但就是這樣一只只潔白無瑕,讓人毫無抵抗力, 忍不住去喂食的海鷗,如今竟然成了「殺人不眨眼」的殘忍獵鳥。

一名攝影師無意間拍到了 海鷗一口「干掉」鴿子的場面,視訊發布到網絡后,還有網友上傳了體型接近自己的野兔, 被海鷗啄傷后不再動彈,海鷗直接張大嘴巴,把野兔整個兒吞了進去!

這樣的視訊并非剪輯, 足足刷新了人們對海鷗乖巧可愛、「無公害」的固有認知。原本此現象并沒有引起人類的過多注意。但是海洋保護機構發出的一篇文章, 揭開了「變異」海鷗偽裝的真面目。

文章中描述在南半球的馬爾維納斯群島上, 發現了上千只海狗幼崽的尸體,鮮血一時間染紅了周圍海域。

經過一番調查,海洋保護組織發現 兇手正是盤旋在周圍的海鷗。它們「掐準」成年海狗離開捕食的間隙, 齊刷刷向獨留海岸一帶的海狗幼崽發出攻擊。雖然成年海狗返回時,海鷗會立即飛走逃脫。 但被啄瞎了的海狗幼崽,無異于一團待食的口糧。

按照海鷗天性,海狗本來并不是它們的獵食范圍,為何突然向它們發出攻擊呢?研究人員稱, 也許是人類的過度捕撈,導致海洋生態鏈失去平衡,可供海鷗獵食的物種越來越少。

而它們恰好從卡拉卡拉鷹那兒學到了攻擊海狗的技能,并且選擇了更脆弱的眼睛處「下手」。 一旦得逞,就立即飛走,等死去的海狗幼崽被遺棄后,再飛回來吞食掉。

但科學家很快發現,事實遠沒有他們想得那麼簡單。 在結果還沒剖析清楚前,海鷗竟然又開始攻擊露脊鯨!它們似乎把啄食海狗的伎倆,用在了未成年的幼年露脊鯨身上。 在它們還未掌握熟練的呼吸技巧時,就瘋狂發射不間斷的攻擊,直到幼年露脊鯨活活累死。

緊跟著, 馬爾維納斯群島又被發現一周內死去的海狗飆升到了7000頭!隨著海狗族群面臨越來越大的威脅,海鷗獵食的個頭越來越大。

多國科學家開始真正重視起來,組成了一個聯合研究團隊,共同探討海鷗「變異」的真正原因。

海鷗體內的超級細菌,從哪里來?

研究團隊從2015年開始, 持續兩年追蹤了沿海地區600只海鷗的糞便,發現海鷗糞便中所包含的抗藥性細菌高達60%,其中粘菌素、碳青霉烯含量最高。

他們在海鷗體內提取出了大量細菌,而且海狗數量斷崖式下跌的原因,除了被海鷗獵殺, 也包括病菌引發的流產和中毒等。并且海鷗體內的殘留細菌具有極強的抗藥性,其中最普遍的就是大腸桿菌菌株。

大腸桿菌屬于消化道細菌,如果感染可能引發不同程度的食物中毒。世界健康報告顯示,在大腸桿菌爆發事件中, 有至少70%都與人類進食有關。一旦感染,可能出現惡心發燒、大便帶血等癥狀,嚴重者甚至會危及生命!

2021年5月,美國暴發的大腸桿菌疫情, 感染者84人,其中近一半人入院治療,10人出現了腎衰竭癥狀。病人出現的共同現象都是,他們的身體出現了極強抗藥性。

《抗菌藥物化療雜志》上發表的一篇文章稱,這些殘留在海鷗和海狗體內的病菌, 多是因為人類肆意傾倒的海洋垃,經過一層層分流,又回到了人類身上。

原本海鷗順應天性捕食蟲子,偶爾也會叼啄人類垃圾,比如尿布、腐爛食物、煙頭塑料等。 在陸地上接觸人類垃圾,也會將細菌帶進體內,從而引起細菌傳播的又一輪循環。在一次次迭代中, 海鷗體內的抗藥性細菌也逐步加強。

珀斯默多克大學的亞伯拉罕博士稱, 海鷗體內的超級細菌傳染性極強,比如幾天前海鷗待過的草地和巖石,再由孩子們觸碰,就可能通過手口進入肚中,出現腹痛、頭暈等癥狀。 也可能出現腦膜炎、敗血癥等嚴重疾病。

海鷗的孵化距離超過1000英里,很可能跨越海洋,飛到岸上和內陸, 把超級細菌傳染到農場動物和人類身上。

之所以稱這次海鷗體內發現的細菌為超級細菌,是因為這些細菌本身就具有抗藥性,人類一旦感染海鷗體內的細菌, 市面上一般的抗生素藥物,根本不會起作用。最新發現的超級細菌, 已經被證明對頭孢菌素這種常見藥物都具有明顯抗藥性。

而這幾種藥物正是醫療中較為常用的抗感染的基本藥物,如果這幾種藥物面對超級細菌時失效。 那人類不得不要花更長的時間周期,來研發新的治療藥物。

人類種下的惡果,該如何解決?

由英國和澳大利亞組成的研究團隊表現出對未來的憂慮,他們認為迄今為止, 細菌兼容抗生素中的耐藥性,幾乎可以視作未來醫學將面臨的最嚴峻的挑戰之一。 抗藥性細菌的大規模傳播,會讓原本已經攻克的疾病變得棘手, 也意味著原本發揮作用的藥物和治療方案,需要推倒重來。

目前,澳大利亞當地醫療部門, 尚未研發出有效解決海鷗體內超級細菌的應對對策。至于海鷗的細菌傳播對人類將產生多大程度的風險,也尚未得到證實。 他們表示將繼續關注這一議題,努力將危害減到最小范圍內。

不過,現實依然不容樂觀。除了海鷗體內的超級細菌, 法國、俄羅斯以及中歐地區的海鷗中,也相繼發現了耐藥蟲。這不由得讓人聯想到,相隔甚遠的兩地海鷗, 是否已經跨越地理阻礙,實現了超級細菌的無障礙傳遞。

目前英國謝菲爾德大學的生物研究小組, 已經在加緊研制一種專門對抗超級細菌的化合物,用來化解海鷗體內聲稱的抗菌劑,他們很有信心地表示海鷗體內的細菌問題, 將在未來5-7年內得到有效控制。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