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兔大戰150年,從24只到100億只,為何野兔這麼難消滅?

在很多人眼里,澳大利亞是一個非常神奇的國度,仿佛任何生物到了這里,都會泛濫成災。比如:在許多地方人畜無害的小兔子,到了這里卻泛濫成災,不僅沒有任何動物可以壓制它們,就連人類都束手無策。

那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?

真獸類與有袋類

在了解澳大利亞兔子為何泛濫之前,我們首先要了解一下澳大利亞地區的生態鏈。

澳大利亞地區的生物和其他大陸的生物其實有所不同,澳大利亞地區的哺乳動物屬于 「有袋類」,而其他大陸的哺乳動物主要是「真獸類」。

有袋類的特點是沒有胎盤,所以幼崽們僅僅在母親體內待幾周時間就會出生,出生之后的它們會迅速進入到母親的育兒袋里,在育兒袋中依靠著母親的乳液為生。

有袋類的優勢是: 繁殖速度快,母親可以育兒袋里孕育一個,肚子里再懷有一個。甚至在遇到不適宜的環境時,母親也可以把幼崽拋棄逃生。但有袋類生物的限制是,由于幼崽需要在育兒袋中抓住母親的胸部喝奶,從而使得它們演化出了爪子,而爪子又限制了它們的發揮,無法演化出像真獸類生物一樣善于奔跑的蹄子,善于捕獵的爪子,以及靈巧的雙手等,所以在和真獸類生物競爭時處于下風, 導致有袋類生物在除澳大利亞之外的大陸中滅絕。

真獸類的特點是有胎盤,幼崽們能在母親體內發育較為成熟。不過這種育雛方式的缺點是母親需要花費較長的時間孕育后代,導致 在懷孕后期時,重度懷孕的母親反應能力或者速度等都會減弱,使得母親容易被天敵捕食。比如:狼雖然體型比猞猁要大,但猞猁卻會獵殺重度懷孕的母狼。

但是真獸類的優點就是具有無限的演化可能性,為了適應以植物為食,其中一支演化出了反芻,反芻可以讓它們提高對食物的消化能力。為了躲避天敵,食草動物還演化出了適應長途奔跑的蹄子,而這些對于有袋類生物而言都無法實現。

正是因為如此,真獸類生物才迅速擴展到全球,只有澳大利亞地區還殘存著有袋類的殘部。在之后的歲月里,盡管真獸類想要征服這片土地,但由于澳大利亞四周環海,所以真獸類生物只能望洋興嘆。

澳大利亞兔子的泛濫

盡管有袋類生物也是經過多次自然選擇演化而來的生物,但相隔幾千萬年后,有袋類生物再次遇到真獸類生物,萬萬沒想到自己會敗的這麼慘。

有袋類生物與真獸類生物的第一次交手是在4.75萬年-5.5萬年前,走出非洲的智人來到了這里,此時的智人已經學會了使用火,還會使用工具。在人類的屠刀之下,澳大利亞 體重超過50公斤的大型動物滅絕了23種,只留下一個袋鼠。(多說一句,有關這些生物是否是人類殺死的還有待商榷,但也有人類的因素。)

在這個時期,袋獅等大型食肉動物滅絕了,只留下袋狼,以及當時人類帶過去的野犬充當著當地的頂級掠食者。

然而在上個世紀時,袋狼又被當做殺羊賊被歐洲殖民者重金懸賞,導致滅絕。就在袋狼被人不斷獵殺的同時,兔子也登上了這片大陸。由于之前這里的大型食肉生物相繼滅絕,無形之中為兔子泛濫成災奠定了基礎。

我們知道,有袋類生物的優勢就是繁衍速度快,但 兔子的繁衍速度比它們更快,一對兔子每年可繁衍144只兔子,而這144只兔子在5個月左右又會加入到繁殖大軍。

當有袋類僅有的優勢也被兔子打敗時,那就沒什麼能夠阻擋兔子泛濫,所以在短短幾年之內,澳大利亞的兔子就開始泛濫成災。據統計,澳大利亞的兔子數量在巔峰時期達到了100億只,要知道的是最初來到這里的兔子,只有為數不多的24只。

數量如此龐大的兔子,消耗了當地大量的草,威脅著當地的其他本土動物以及當地畜牧業的發展,在其他大陸人畜無害的兔子一躍成了當地人的心腹大患。

如何消滅澳大利亞的兔子

我們自詡為吃貨,每當聽到澳大利亞泛濫成災的兔子時,我們總是想要用「吃」來解決問題。但要知道的是,僅憑 「吃」真的解決不了生物入侵。原因是因為僅僅是獵殺這些兔子,就需要付出大量的成本,而想要將這些兔子運往世界各地,又需要一筆交通費,也就是說,即使當地泛濫成災,我們也無法吃到免費的兔子。

為了解決兔患,當地曾經想過一個非常愚蠢的招數,修建圍欄攔截兔子,但很快他們發現這些兔子會打洞,圍欄根本無法攔截它們。

還有人想到要引進兔子的天敵猞猁,但被否決了,原因是因為兔子行動敏捷,而當地的有袋類生物行動緩慢,引進的猞猁很可能會捕殺當地動物,而不捕殺兔子,得不償失。

最后,科學家們想到的辦法是釋放專門針對兔子的粘液瘤病毒,該病毒不會感染其他生物,只感染兔子。在最開始這種方式確實有效,但隨著一部分兔子對該病毒演化出抗體,以至于用不了多久這里的兔子數量又會恢復到泛濫成災的程度。

目前,當地只能控制兔子的數量,無法徹底清除兔災。當然,我們也不要嘲笑澳大利亞,畢竟我國也在飽受水葫蘆、羅非魚等入侵生物泛濫之苦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