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個揪心的動物鏡頭:河貍被自己啃倒的樹砸倒,罕見的玻璃鳳頭烏賊

aiya 2022/11/20 檢舉 我要評論

「再見了,媽媽,我要離開這個殘酷的世界了!」

你能猜得出這玩意兒是什麼嗎?這是一只蜱蟲,它在吸飽了人的血以后,身體鼓脹成了圓圓鼓鼓的球狀,非常的恐怖。

沙灘上,人們發現了一條可憐的鋸鰩,它長長的劍狀吻已經被折斷了……來看看它和正常鋸鰩的對比吧!不知道這是誰干的,失去了劍狀的吻,鋸鰩很難生存。

昆蟲的每一次蛻皮,都是生命的蛻變,但是有些家伙蛻皮的樣子看起來并不討人喜歡。

真是不可思議,河貍被自己啃倒的樹砸死了,當場砸死,唉,常在河邊走,哪有不濕鞋?

小鱷魚躺在媽媽的身上休息。

方形的蝽你見過嗎?微觀世界的小動物有不同尋常的美感。

來認識一下,這是黃瓜的祖先,長得非常不友好。

海中的鰻鱺,大家都見過,甚至是吃過,但是你知不知道,鰻鱺幼年時期全身透明,形似柳葉,所以被稱為柳葉鰻,真的是很漂亮,如同一片漂浮著的葉片,在海中上下游弋,又像是精巧的玻璃或者是琉璃工藝品。

在印度等國家,白象被認為是神圣的,但是大象的皮膚并不是白的,很多白象是大象在泥潭里打滾,用泥漿里的礦物質涂抹遍全身,曬干了以后就變成了白色。

下面這張圖片并不完全是人類的想象,在更新世晚期,巨大的薩丁島水懶確實在海洋中有著統治者的能力,甚至能夠捕食鯊魚。如果有時光機器能回到那個時代,說不定真的可以看到水懶和鯊魚在海中大戰。

在北太平洋海面下約300米的深度,生活著一種非常有意思的玻璃鳳頭烏賊,這些照片和影像是用深海潛水機拍攝到的。玻璃烏賊在深海中噴出了煙霧。

笑面蜘蛛,顧名思義,這只蜘蛛的腹部長著一張令人看來毛骨悚然的笑臉,細思極恐。

凡是眼睛可愛的動物,它的總體形象肯定也是可愛的,甚至就算你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動物,只要它眼睛可愛,你看一眼就會說這是可愛的動物,不信的話來看看這只負鼠。

象鼻蟲大家都很熟悉,象鼻蟲的種類有很多,像這只黑白相間胖乎乎的貓熊象鼻蟲,你可能沒有見過。

大家都知道,飛魚長著長長的翅膀,它可以利用速度躍出水面,在靠近水面不遠的地方進行短距離滑行,但是不僅僅飛魚有這樣的技巧,飛魷魚也有,這些太平洋飛魷魚像不像正在翱翔的戰斗機?

螞蟻的頭上頂著一個滑稽的大圓盤子,這個盤子的功能非常強大,一旦有敵人入侵蟻穴,這種螞蟻可以一邊往自己的巢穴里退縮,一邊用頭上大盤子堵住洞口,原來這是它防御的盾牌,

有一種河馬的品種叫做侏儒河馬,它看上去就像別的河馬的幼崽,實際上它們已經是成年體了。

看看這烈焰紅唇,它是一朵花,它的名字叫做紅唇花,它生活在南美洲,是灌木開出的花兒,這個嘴唇抹得口紅也太厚了!

這只小狐貍是不是很可愛?它的耳朵大到不成比例,如雷達一般頂在腦袋上,巨大的耳廓可以幫它捕捉到哪怕最細微的昆蟲爬行聲,而且能夠幫助增大身體表面積,降低體溫。

白喉秧雞大戰椰子蟹,看看到底是白喉秧雞的嘴硬,還是椰子蟹的殼硬!

自從維多利亞湖引進尼羅河鱸魚后,這種入侵物種就消滅了大約200種原本湖泊特有的居民,并且成為了優勢物種。有一位老哥和他的釣魚團隊釣到了一條大得嚇人的尼羅河鱸魚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