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能靠吃嗎?澳洲野兔泛濫成災,政府進行了6次圍剿控制

花樱 2022/11/19 檢舉 我要評論

你或許很難想象,沒辦法活著跑出四川的兔子,在澳大利亞卻能夠泛濫成災!甚至為了解決野兔泛濫的問題, 澳洲政府還曾進行過六次圍剿控制,但結局皆不盡人意

沒有一只兔子能活著走出四川,都會被變為美食

那麼,為什麼澳洲人不靠吃來解決這些兔子呢?

兔子是如何入侵澳洲的?

在我們看來,兔子是一種可愛又可口的生物,這些小家伙不僅長得快,還渾身都是寶。

比如說兔毛可以拿來做手套和圍巾,兔肉具備低脂肪高蛋白的特點,是非常好的減肥食物。并且由于兔子的性格比較溫順,所以人們常常會將其當成實驗對象。這樣來看,兔子的貢獻確實不小。

兔子渾身都是寶,既可愛又好吃

不過,在澳洲人的眼中,兔子就是一種非常可惡的生物了。

那麼,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兔兔到底是如何入侵澳洲,并使其快速淪陷的呢?

這還要從西方殖民者的進入開始說起。1788年,殖民者的船隊帶著大量的人和物資抵達了澳洲。在這之中,就有兔子的身影。

人們那時攜帶兔子,主要是為了 滿足飲食需求,因此在這種消耗之下,兔子的數量并沒有激增。

西方殖民者最初將兔子帶入澳大利亞是為了當做食物儲備

可是隨著時間的發展,兔子開始展現出自己超強的入侵能力了。首先,在1857年到1858年, 亞歷山大·布坎南在奧樂拜牧場中,放養了大量的兔子,而這種放養就是為了讓人們狩獵娛樂的時候,能更好地找到活靶子。

到了1859年10月,從英國前往澳洲東南部生活的 托馬斯·奧斯丁也做了類似的事情, 他將24只野兔放到了位于維多利亞州附近的巴望公園當中

托馬斯·奧斯丁將24只兔子放入野外釀成「兔災」

而在他放養的這批兔子中,有屬于穴兔屬的灰兔,也有其他的兔子,甚至為了讓打獵活動更順利,他還購買了一些家兔。

就這樣,這些進入野外的兔子開始了雜交,創造了具有「更強能力」的后代。這些被人們以打獵為目的放生的兔子們,很快就讓大家見識到了它們的超強繁殖能力。

資料顯示1866年,這些兔子的后代以平均130km/年的速度,向四面八方擴散。到1907年,兔子已擴散到澳大利亞的東西兩岸,遍布整個大陸。1926年,全澳洲的兔子數量已經增長到了創紀錄的100億只。

澳大利亞兔子進入野外后瘋狂繁殖最終入侵整個大陸

澳洲野兔開始將自己的入侵版圖瘋狂擴大,依靠著超強的繁殖能力,和「缺少天敵」的條件,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入侵物種。不少人都說,這是24只兔子引發的災難。

如今,澳洲大陸上的兔子主要是以 穴兔、家兔和二者的雜交后代為主,而它們的存在可能確實與托馬斯·奧斯丁放生的那些兔子有著密切的關系。

在兔子漸漸呈現出了泛濫成災之勢的時候,澳洲政府終于坐不住了。如果再放任兔子繁殖下去,澳洲草原上的草可能就要被它們啃光了,于是在這種情況下, 政府先后展開了六次圍剿行動。

兔子的繁殖能力太強,使得政府不得不出手圍剿

六次圍剿控制真的有效嗎?

兔子作為食物鏈底層的生物,對人類而言本身并無威脅。因此最初大家都覺得,消滅這些柔弱的小家伙是很容易的。但是,經過幾番大戰后,兔子向澳洲政府證明了自己并非是「軟柿子」。

初次圍剿發生在1883年,那時兔災已經非常嚴重的 新南威爾士州頒布了《兔子滋擾法》,然后向這里的獵人們求助,希望他們可以使用獵槍擊殺兔子。

按理來說,當初引入兔子就是為了打獵有目標,這種方法應該很有用才對。可一旦把愛好變成了工作,一切就變得枯燥乏味了。

初次圍剿中政府請來了經驗豐富的獵人

再者,澳洲的人口畢竟有限,就算人人都有獵槍并保持高強度的打獵,想消滅這麼多兔子也是件困難的事情。因此, 第一次圍剿以失敗告終。

很快,政府就組織第二次圍剿。這次他們決定前往兔子的老家,從其巢穴入手。

根據資料來看,當時人們對各處兔子窩使用了 毒氣熏蒸、爆破之類的手段,此舉也確實殺死了不少的兔子,而且讓它們失去了「住所」。無奈好景不長,野兔們很快就在別的地方開始打洞繁殖,將自己失去的數量又補了回來。

被炸掉老巢的穴兔很快就會從其他洞里冒出頭來

此時,澳洲政府意識到,依靠人力對抗食物鏈底層的龐大兔子群體是不夠的,必須要將兔子的天敵找來,對其進行沉重打擊。所以在第三次圍剿中,他們專門 引入了紅狐,希望它可以將草原上泛濫的兔子全部吃光。

紅狐的到來,也確實給了兔子一絲壓力,可是也 給澳洲本土的其他物種帶來了毀滅性打擊。因為紅狐可不是只吃兔子,它還會對其他手無縛雞之力,繁殖能力又有限的物種下手。

澳洲政府選擇引入紅狐來消滅兔子

后來,看紅狐不頂用的澳洲人,又弄來了貓,認為它們不但能消滅兔子還能順便滅鼠,功能性更多樣。不過結局大家應該也猜到了,并沒有什麼用。

就這樣,到了第五次圍剿時,身心俱疲的澳洲政府放棄了消滅兔子,而是想用柵欄阻擋它們進攻的腳步。問題是,位于土地表面的柵欄根本擋不住會打洞的穴兔,所以一通操作猛如虎,回頭一看,兔子們早都建好地下通道順利穿越了!

為了防止兔子入侵,人們先后建了三次柵欄

最終,到了上世紀五十年代,人們決定使用 生化武器對付這些討厭的兔子。這種生化武器名叫 粘液瘤病毒,這種病毒只會感染兔子,對人類和其他動物沒有影響。

而在實施這種「降維打擊」之后,人類終于獲得了一定的勝利成果,當時大量的野兔都因感染這一病毒而死亡了。

粘液瘤病毒使得大量野兔死亡

那麼,這是否就說明澳洲人在這場大戰中徹底獲勝了呢?

靠吃無法解決「兔災」

很顯然,按照目前兔子們依舊在澳洲活躍的現狀來看,人類并沒有大獲全勝。因為在「生化戰」當中,依舊有小部分的兔子幸存了下來,并且它們的基因還發生了變異。簡單來說,就是進化了。

久而久之,粘液瘤病毒對已經進化的野兔們便沒什麼用了,所以這些家伙便又依靠強大的繁殖能力準備隨時「卷土重來」。

兔子發生了進化,粘液瘤病毒已經不起作用

對此不少人表示,咱們大概可以幫助澳洲人解決心腹大患,只要他們將野兔便宜出口給我們。但實際上,事情并沒有這麼簡單。因為大量的兔子都已經感染了粘液瘤病毒,很難說它們體內是否殘存著其他的東西。

按照這種情況來說,這類兔子是不適合食用的。就像美國河流中泛濫的亞洲鯉、恒河中富含毒素的恒河鱉一樣,雖然它們都是中國人食譜上必不可少的美味,但是若是真的拿來吃,相信沒幾個人敢吃。畢竟滿足口腹之欲的前提是,食物原材料要相對的健康。

所以澳洲政府就只能自求多福了,該想想下一次圍剿野兔,該使用什麼全新的方法了!

不知道下一次圍剿野兔,澳洲政府會用什麼方法


用戶評論